總統的時尚態度(20080906、20080913 中國時報)

■三少四壯集   (20080906  中國時報)
總統的時尚態度
許舜英  (20080906)
   
      雖然我認為「人」是很難被分類的,但是,我還是常常會忍不住地把人分成「讀雜誌」和「不讀雜誌」兩類。我覺得這兩種人之間存在很大很大的差別,他們的差別在於他們觀看事情的敏感度、專業的敏感度,特別是如果閱讀時尚類和生活類的資訊在你的閱讀生活裡佔有很大一部份,「讀雜誌」和「不讀雜誌」的人對於感受世界和認知世界的方式,會有很大的不同。我不是說不閱讀雜誌的人就一定沒有思想,但是,從現實面來看,這些當代資訊和情報已然塑造一個現代的世界,甚至塑造了一種全新的語言,你也可以說就是因為這兩種人之間沒有一種共同的語言,因此他們有著很大的距離。
 
     現代都會生活、文化創意工業、城市情報網路系統……,給我一雙不太一樣的眼睛,讓我不知不覺地採取某些觀看角度。就拿我看國家領導人這件事來說,通常在我們的社會裡這個位置的人總是說著一些過時而貧乏的官樣文章式的語言,這些特質可能會讓你覺得他們不會去閱讀時尚雜誌。你會覺得他們一定無法理解如果10 Corso como在我們的城市有一間概念店會是一件多炫的事。你會覺得他們無法想像法國總統Sarkozy迎娶Carla Bruni之後對於法國的品牌形象帶來了什麼樣的效果和advantage。你會覺得他們不知道應該找Tyler Brule好好做一篇專訪,而不是只懂得上CNN。你會覺得他們出國訪問的時候只會一味地讓人覺得他們多麼節儉多麼平民,但是卻不會去注意頭等艙的 traveling kit裡面蘊含多少的國家商機和現代生活的趨勢。你會覺得他們頒獎給李安的時候,其實他們不太知道李安到底好在哪裡,或是能對李安的電影說出一些有意思的觀點。當有人建議他們去割眼袋的時候,他們會覺得這是不太重要的事,這些想法也不在他們關心的範圍之內。當他們宴客或送外賓禮物的時候,除了琉璃、鳳梨酥之外,從來不會有一些很chic的想法……。
     總之,我常常覺得可能是我有很多所謂現代生活風格和時尚意識,所以我看待任何事物都會忍不住從一種品牌的角度,我會去思考這個品牌缺少什麼,它可以建立一種什麼樣的vision,它可以透過哪些方式提升它的魅力指數。除了這種品牌符號的建立之外,另外我覺得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我慢慢地覺得這些資訊、潮流,某種程度上已經變成一種識別系統,它可以定義什麼人具有當代的意識,什麼人完全缺乏對現代社會的感受能力和解讀能力。你也可以看得出來在全球化思維裡形成很多新族群,這些新族群的生活方式建構了新的指標和新的指數,而這些指標和指數影響到一個國家和城市在當代生活的座標圖上的位置。不論是國家、城市、企業還是個人,他們全都在進行一種新的競賽,一種時尚程度的競賽,這種時尚程度不只是你認識多少名牌,它還跟你的mentality有很大的關係,當你擁有這種mentality時,你去看如何提升國家品牌、如何擦亮城市品牌或是個人專業能力,這些都與你的時尚思維有很大的關係。
 
      很多人說時尚是一種顯學,這種顯學我可以舉兩個例子來說明它本身的進化。這兩個例子其實就是兩本截然不同的雜誌,一本是「Vogue」,另一本是「Monocle」。說到「Vogue」,我認為它最能代表大家對「時尚」的想像,最主要的是時尚作為一種美學形象,而不是一種文化態度。「Vogue」充斥很多名流八卦、品牌資訊,而且不斷把時尚雜誌編輯變成fashion icon,變成全世界最想認識的人。我認為Anna Wintour最大的貢獻就是把自己以及「fashion editor」變成一種明星。對我而言「Vogue」所代表的時尚意識還是比較古老的時尚意識,還是聚焦在styling、gossip和購物上,因此這種雜誌的文化視野相對也比較狹窄,文化對這種雜誌來說是不吃香的,如果出現一些閱讀情報,也是作為不太重要的欄目。然而,「Vogue」代表的是偶像名流文化,從時裝編輯、造型師、攝影師通通都可以成為明星的夢工廠,是一種時尚媒體的商業勢力。
 
        而「Monocle」這種雜誌就比較接近我所謂的「當代的觀點」的進化品種,甚至不只是當代觀點,它其實是正在改變、正在提出一些更影響深遠的現代生活意識。例如,他們看待「國家」這個機構的方式,他們看待在國家這個機構裡扮演重要角色的人的方式,他們看待一個城市為什麼有魅力,他們看待品味的角度……,他們對很多東西的選擇和評判的態度,反而是我認為最有代表性的,他們融合了一種城市文化的態度和一種新的倫理觀和道德觀,包括對於生態、經濟或美好生活的看法,都與「Vogue」所代表的glamour拜金女文化有很大的差別。
 
    例如,美國總統候選人的太太Michelle Obama和Cindy McCain也可以登上「Vogue」,不過重頭戲一定就是圍繞在請來最好的stylist和最有話題的服裝造型上。相對地如果是「Monocle」訪問政治人物,他們的報導角度就會完全不一樣,而把政治變成一種生活方式的話題,為國家政策尋找出一種更具當代生活意識的價值觀。「Monocle」的編輯和記者是一群都會專業人士也是所謂的世界人,他們的眼界更開闊,他們關注的是一種更smart的生活,這種生活的標準不只是你多會穿衣服,還包括你如何看待日本振興經濟方案,如何看待法國外交策略,以及,在這些事物中是否隱含著更聰明的品牌概念在其中。從國家發展到都市計畫到個人生活,當我們開始用一種更聰明的life style的角度去看待時,你可以對現代都會生活及消費生活有自己的態度,而非以包包的數量來決定自己的時尚程度。
    任何一本放在你面前的雜誌,你如何閱讀它還是跟你本身的對於生活風格意識的「識字率」有關。這些關於生活美學情報的平台,已經在你身上形成了一個龐大的體系、典故和脈絡。當你在看一本雜誌時,你並不是空白的,你也不是需要把什麼東西填入你的腦袋裡,而是你如何和它碰撞。例如,你知道Boutique Hotel對現代人的旅遊和都會的生活方式帶來什麼衝擊嗎?如果Boutique Hotel對你來說只是一個名詞,一些比較炫的城市裡的hot spots,當你的認知是在這一個層次,你看Boutique Hotel的資訊就不會碰撞出更多的想法。如果旅遊產業、最新的設計美學、品牌行銷、當代建築趨勢……,這些已經存在於你的脈絡和體系裡,當你和雜誌碰撞時自然會產生很多新的東西,如此一來,某設計師在某城市蓋了一間Boutique Hotel已經不只是一條最新資訊而已。雜誌裡面有很多東西是可以為你所用的,一旦你架構出自己的脈絡系統以及對這些事物的輪廓,當一個新資訊進入時,它就可能真的具有刺激創意和啟發靈感的效果,或者,當你準備一個企畫案時,你可以從一個有觀點的角度架構這些現象和資訊,幫助你掌握某些很重要的關於當代生活風格產業和現代人生活方式的趨勢。
 
     對於某一些比較迷人的雜誌,或是具有一定知性上魅力的雜誌,我最有興趣的是他們處理題材的角度,以及他們做的專題。他們融會貫通出一種最新的都會專業人士的態度,不是永遠追求最時髦的潮流,比如:瑞士的鐘錶業為什麼無人能取代?一個小學需要什麼樣更符合當代思考的學校設計思維?為什麼精湛的工藝不足以說服消費者德國人可以做好訂製手工西服?你會有很多角度幫助你看待一個產業,你會有一種敏感度去解讀當代有影響的人物,你會更懂得去評價這些人,無論是法國總統還是日本首相,從他們的穿著選擇到他們的語言,你會知道他們是否有一點點當代的生活意識,他們是否可以理解當代潮流,他們是否可以打中某一些族群內心的慾望。
      一本好的雜誌內容是多元化,不同的雜誌給你不一樣的東西。「Time」會放上一篇Bill Gates親筆寫的「創意資本主義」,表述他對於資本主義的問題,以及他自己心目中最理想的資本主義的未來性的觀點。這一篇文章叫做「創意資本主義」,但是如果你對「創意」還只是停留在一些天馬行空的想法,如果你是一個只閱讀must have清單的讀者,你可能就無法從這一篇文章中得到真正的觀點。
      我很喜歡閱讀關於不同城市的策略與思考,這是一個滿重要也是我比較關注的議題,無論是德國的小鎮做了什麼事,斯得哥爾摩開了什麼新店,東京有什麼新的市政規劃,你可以從這些城市的政府團隊做什麼與想什麼看出是不是屬於創意資本主義,事實上,有沒有達到這種意識會巨大的影響到一個城市在整個全球化中的位置,而看雜誌就是幫助你提升到這一層意識。我看我們國家的執政團隊,對他們的語言、他們的佈局和vision,你很難察覺他們具有這種意識,雖然很多人都理解國家和城市就是一個企業,所以具有現代商業策略頭腦與遠見跟高明的政治思維是同樣重要的。
 
—-
 
不過看完這篇文章,我其實覺得所謂的時尚真的是見仁見智,就如文中說的,什麼人具有當代的意識、哪些人缺乏感受能力竟然是由所謂的品牌是別系統來區分,但是品牌系統是自然生成的嗎?假如是的話,那很顯然這麼認為的人不知道所謂的「Ghost」概念–品牌就是鬼魅了。老實說,這世界上有人喜歡逛紐約巴黎,但也有人喜歡去柬浦寨印度的,哪些人才是缺乏現代社會的感受和解讀能力也就不證自明了。但即使如此,這篇文章還是有許多可看之處,譬如在第二段所提到的一些觀念,的確,坐頭等艙在一方面會是浪費的象徵,但另一方面,可以坐頭等艙的人士一定有他厲害的地方,因此也可以利用飛行的時間和他們請教一些問題,或許可以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答案。送禮的時候也不必一定要拘泥在名貴的物品上,有時發揮一些想像力,送個特別具意義的禮物,也許價格上難看了些,但價值卻是無與倫比的。
 
以上感想看看便罷,沒什麼特別意思的。

About alwayscola18

*Always be misunderstood. *Majored in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but contributing to satisfaction of primary living needs. *Prefer to speak out, and enjoy silence. *A Mandarin speaker, but not a grand-China nationalist; a Hokkien dialect speaker, but not an aggressive grass-root activist; an English reader, but not negative to my homeland; a baby Christian, but not a confrontationist to the God of earth. *With personalities of patience, cleverness, discernment, toleration, self-confidence, and friendlines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心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