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報 – 碰到英語 國台語閃邊

中國時報   時論廣場

2007/06/10 碰到英語  國台語閃邊

【洪浩唐】

  這一陣子,從教育部擬定「台灣閩南語建議用字用詞表」而引起社會廣泛討論(自然也引發藍綠政客的口水戰);到馬英九至中南部演說時被部份民眾批評「英語比台語好」,一時之間,台語似乎成為台灣政壇的一門「顯學」。

  其實作為一種曾經遭受政治力不當扭曲、壓迫的語言,基於社會正義,如果我們有心要讓台語獲致「平反」,社會各界(官方與民間)的確應該就此議題長期且廣泛地研究、討論。然而,若撇開「政治動機」不談,現下若把「英語比台語好」當成一個議題來討論,這或許有助於讓我們暫時撇開政治爭議,而稍稍誠實地來面對並認清台灣語言環境的「功利性」。

  「…在推行國語禁制台語最烈的時代,你們因不可能觸犯這項禁忌而未曾遭到任何處罰、羞辱、歧視,儘管要不了幾年後,你們很快就陸續得為這項政策償債…去私人企業或小公司謀職時,他們有很多因為不能聽、講台語而遭老板的拒絕。」

  上述文字摘自朱天心小說《想我眷村的兄弟們》(一九九一),其實具體而微地說明了許多台灣人(不只是外省人)對台語的複雜感情 ──它有時是「禍端」,有時卻是「護身符」;它曾經讓人「難以啟齒」,如今許多人卻要靠它找回自信。

  其實如果我們對國內一些企業(曾經在某一段時期)紛紛將「台語能力」訂為招考員工的評選項目之一感到不平或難以接受?那麼不知道我們會不會也為現在國內的許多大企業動輒要求(不論在職或新進)員工提出「多益(TOEIC)成績」(一種測定非英語系國家在職人員英語能力的測驗)感到絲毫疑惑?即使對許多外國公司而言,我們其實是「顧客」或是「消費者」。

  在討論這問題前,讓我們先來看某個常常出現在電視上的美語補習班廣告:「一群正在學英語的台灣兒童,因為英語發音不夠標準,當場變成披著獸皮的野蠻人,這時他們看見一旁有另一個發音標準且衣著整潔(文明?)的兒童,紛紛露出羨慕的眼神,並好奇他英文到底是在哪裡學的…。」

  這則看起來有點「微『英語』,吾其被髮左衽矣。」意味的廣告,從它被創作到播出之後竟也沒引起本地觀眾感到不舒服(至少至今沒聽見有人出面批評過)看來,我們可以感覺到:英語在台灣許多人(不論本省、外省;不分藍綠)的心目中,的確是享有無比崇高的地位的。因為英語好代表「有學問」、「有國際觀」或「就業(升遷)容易」,一直就是本地民眾的普遍認知或「迷思」,這使得具有高度政治(族群)敏感的「國語VS.台語」題議,一旦遇到了英語,便紛紛「退避三舍」了──因為究其實,在承平時代,社會大眾重視的還是現實問題。

  而話說回來,其實現在台灣,「英語比台語好」的,又何是馬英九一人?若有興趣,大家不訪去調查看看台灣(尤其是都會地區)的學童(從托兒所到小學)「英語比台語好」的佔有多少百分比?答案想必會令人十分吃驚。

  但對母語為台語的許多台灣人來說,這種現象實在很難不令人感到憂心:因為這可能會造成兒童在成長階段,失去許多與(不諳英文、只懂台語的)父祖輩們增進感情的機會(是的,即便是親情,也是要靠培養的),從而與上一代的親族產生疏離感,對上一輩的知識(智慧)傳承更是無以為繼──這無論如何都是這一代為人父母者一味求子女「競爭力」時(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點上),所必須(或已經)付出令人感到遺憾且沈重的代價。

  《顏氏家訓》曾提到:「齊朝有一士大夫,嘗謂吾曰:『我有一兒,年已十七,頗曉書疏,教其鮮卑語及彈琵琶,稍欲通解,以此伏事公卿,無不寵愛,亦要事也。』吾時俛而不答。異哉,此人之教子也!若由此業,自致卿相,亦不願汝曹為之。」(教子第二)

  這話如今聽起來雖有點「民族主義」式「自卑情結」的悲壯,但從歷史上看來,大凡弱勢文化遇上強勢文化,總是不免如此。但幸運的是,現在至少我們比起古人更有機會能理性地認清局勢,並在自尊與現實考量下制定對策。因為錯誤的語言政策的影響力可能是制定者所無法想像的──君不見國民黨的徒子徒孫們現在還莫名其妙地在為當初的「禁方言」政策備嚐苦果哩!

  (作者為自由作家)

About alwayscola18

*Always be misunderstood. *Majored in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but contributing to satisfaction of primary living needs. *Prefer to speak out, and enjoy silence. *A Mandarin speaker, but not a grand-China nationalist; a Hokkien dialect speaker, but not an aggressive grass-root activist; an English reader, but not negative to my homeland; a baby Christian, but not a confrontationist to the God of earth. *With personalities of patience, cleverness, discernment, toleration, self-confidence, and friendlines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筆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