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你往路的那頭 & 過年了 – 初一篇

看著你往路的那頭   走去
而我   站在岔口的岩石上  望你
想著   先前才和你聊過話  怎地
感覺你好像已經變了個人一樣
我不想用一些所謂的論證來分析你的言語
我不想用一些所謂的技巧來推敲你的涵義
我不想   真的很不想   不想和你玩遊戲(game)
因為   就如同某人說的:「分析(profile)一個人跟強暴一個人有什麼差別?」
因為   我只是想讓我的思慮可以簡單些   交雜(intricacies)我不喜歡
因為   我知道我一定會贏   但我不想這勝利是建築在你的失敗上
可是   我發現   這要當作視而不見真的很困難
 
看著你一直往路的那頭   走去
而我   站在岔口的路牌上   想著
看你   我竟會聯想到連續劇上的可惡角色
是你變了   還是我心境變了
我現在不想探究這個問題   這是哲學家的任務
我只是想知道   你要的是什麼?
 
我猜   你根本也不知道你要的是什麼吧
 
看著你   一直往大家前往的方向   直直走去
我驚訝地發現到   你竟是閉著眼的
而我   泛了個笑   轉身   踏上那岔口的岩石
我不想說話   因為那話一定也是白講
既然你選擇了   就得負起責任   畢竟是你的自由意志
可沒人逼你
是吧

初一晚餐也是和除夕一樣,要回到連上吃,比較特別的活動,大概就屬早上的新春團拜吧。
 
所謂的新春團拜,也就是我們和居民一一拜年,然後觀賞一些園藝活動,大概就這樣,時間是 9 點到 10 點半左右。剩下時間呢,其實也沒幹嘛 ~ 春節嘛!還能幹麻呢?
 
到了晚上,大家都回到連上一起吃加菜,今晚的加菜換了另外一家外膾,菜色、分量和品質都比除夕的那一家還要好,大家也就吃的相當盡興。初一晚其實沒有安排什麼活動,頂多就大家邊吃加菜邊看電影,就這樣吧。比較特別的是,初一晚上輪到咱連夜巡。所謂的夜巡是指連上有些人需要在當日晚上到隔天早上全副武裝巡邏指定的路線,依指示有分車巡和步巡兩種,車巡是指大家都坐悍馬車,開車繞即可;步巡則是指用走的,也是有開車,但是車子是載重武器裝備和走不動的弟兄。當然不是單純走走逛逛而已,有時遇到一些哨點,會突然去查哨,也就是去看哨點的當班哨兵是否有注意四周的狀況,通常只要有問口令就算通過 (因為查哨有專門的查哨官負責),假如夜巡人員經過,但哨兵卻沒問口令,那 … 那個兵恐怕就黑了!也因為有一些人要夜巡,因此,初一我們連上很早就盥洗就寢了。而我們則是在吃完飯、看完電影後,就要回支援單位就寢,想那時電影看到一半,輔仔就接到我們支援單位的長官的電話,問說是否可以先回去,我們輔仔就跟他說看完電影就可以回去,結果看完電影已經快九點半,遠遠超過收假時間,不過我們又不是在外遊蕩,我們是回連上吃晚餐,所以其實也不會怕遇到憲兵,呵呵!
 
回到單位,還是一樣的安靜,一些已經先回來的弟兄已經就寢了,而我們則是繼續在小寢聊天,聊到大概快 11 點才陸續就寢。其中我們很意外地竟聊到各自對感情的看法,幾個大男生聊這個東西其實是有點怪怪的,我們還聊到要請女生喝飲料時,飲料可以幫女生先開 ( 但是得在女生的面前開 ),但吸管是否可以幫女生先拆卻出現了分歧,我說我曾經被女生糾正這個動作 ( 幫她先拆吸管,結果她索性不用吸管喝 … ),但另位弟兄卻說他就沒被糾正,就這樣,兩個男生就為了能否先拆吸管而吵來吵去。我們還聊到愛滋患者接吻是否會傳染,我說不會,除非嘴巴有傷口;但「英俊又瀟灑」先生 ( 這封號是有來歷的 最後再述明 ) 卻說會傳染,結果,又是兩個男生為了接吻是否會傳染愛滋而鬧來鬧去。
 
昨天的夜晚很特別,因為我覺得特別的放鬆,那感覺就很像 2.3 小口伏特加下肚後,那種慵懶的感覺 — 似醉非醉的。昨天其實一整個很慵懶,那本書真的沒動力去翻它!放假耶!連放假都要這麼嚴肅的話,那人生多沒趣呀!?(茶~~~~) 昨天就在這種悠閒的氣氛中度過。

何謂「英俊又瀟灑」?
 
注意:在往下繼續看時,請先確定你全數符合以下條件:
   (1):聽的懂台語
   (2):年滿十八歲

話說某天在連上的寢室內,英俊又瀟灑先生 ( 本身是原住民,他原住民名字念法是 "吧賽 U 烙" ) 穿著衛生褲準備換上迷彩褲,大家視線都往他那兒瞧,突然一句迷之音:「哇!OOO 是大懶趴!」「對耶!」「天啊!有冷到要在褲檔裡塞報紙嗎?」「哇哈哈哈哈!!!」,這時,因為身為原住民的 OOO 聽不懂台語 ( 這事後證明是天大的原罪阿!) ,就小聲的問旁邊同寢的弟兄:「什麼是 "大懶趴" 啊?」,沒想到那弟兄不懷好意大聲說:「就是 "英俊又瀟灑" 的意思。」,大家狂笑。但更好笑的在後面,那位不懷好心的弟兄又大聲問 OOO 說:「 OOO,你是不是 "大懶趴" 啊?」,沒想到 OOO 點頭如搗蒜的說:「對呀對呀!我是大懶趴!」,至此,所有人不禁笑倒在地。
 
這故事傳到了中士耳邊,某天在分配事情時,不知道問什麼,就只有 OOO 舉手,突然中士就小聲 (其實大家都有聽到) 的念:怎麼又是大懶趴 。至此,英俊又瀟灑先生就成了連上紅人了。
 
有時候,台語還是要懂一些的,不然 … 很容易被稱作英俊又瀟灑的人 ~ 呵呵呵 …
 

About alwayscola18

*Always be misunderstood. *Majored in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but contributing to satisfaction of primary living needs. *Prefer to speak out, and enjoy silence. *A Mandarin speaker, but not a grand-China nationalist; a Hokkien dialect speaker, but not an aggressive grass-root activist; an English reader, but not negative to my homeland; a baby Christian, but not a confrontationist to the God of earth. *With personalities of patience, cleverness, discernment, toleration, self-confidence, and friendlines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Diary.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看著你往路的那頭 & 過年了 – 初一篇

  1. Wallace 說:

    it\’s truely not a dry joke ahhhhhh ~
    hw\’s ur livin? have a nice day.
    see u!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